天氣:

6℃-8℃ 陰

當前位置:
下城新聞網>> 省市
浙大一院的雙醫夫妻

下城新聞網 (www.0765492.live)    2020-01-28 14:30:50 星期二

“老公,防護一定要做好,沒問題的,加油,全家人等你平安回來?!?/p>

“老婆,你每天在醫院角角落落忙,也要注意身體,讓老媽和兒子不要擔心我?!?/p>

這段對話,發生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一戶雙醫家庭。丈夫王杰,是浙大一院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妻子瞿婷婷,是浙大一院院感部副主任。

自從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升溫以來,作為呼吸內科醫生,王杰加入抗擊疫情的一線隊伍,最早一批進入醫院隔離病房,承擔起診斷、救治確診新冠肺炎患者的重任。而作為院感專家,瞿婷婷每天也忙碌在抗擊疫情的一線,嚴防死守,落實院內感染管理。

雖然夫妻兩人在同一家醫院工作,但從1月20日以來,兩人只在視頻里見過兩三次面,每次也都是囑咐幾句,就匆忙掛斷,王杰也再沒有回過家。

“在疫情面前,救治患者義不容辭,這是醫生的職責所在。至于小家,暫時顧不上,兒子只能辛苦老媽帶了?!?/p>

昨天下午1點多,浙大一院之江院區醫生宿舍(醫院騰出病房給醫生休息的地方),王杰接受了快報記者采訪,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是最早一批進入隔離病房的

我是浙大一院呼吸內科醫生,在新冠肺炎暴發之前,我一直雙下沉在縉云縣人民醫院工作。1月19日,杭州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經有所升溫,我接到科里通知需要緊急趕回醫院。當天下午我趕回杭州,去醫院交接,經過穿脫防護服等一系列培訓,回到家簡單整理了生活日用品,準備好進入病房一線救治患者。

1月20日一早,我到醫院9號樓報到,去之前,給愛人打了個電話,說我要進病房了,可能有段日子回不了家了,家里的事情就交給她了。愛人當時的反應挺平靜的,叮囑我做好自我防護,平平安安出來。那時,我沒給我媽打電話,怕她老人家擔心。

打完電話,我直接到隔離病房報到,我進去的時候,已經有病人住進來了,所以一報到完我們就進入了工作狀態,值了一個24小時的緊急救治的班,那邊病人進出很快,有疑似的馬上收進來,確診了馬上上治療措施,而一旦解除隔離的,馬上出院回家再隔離觀察一段時間,那天后半夜,一下子收了6個病人,早上8點又進行了專家病例討論、病情匯報,一直忙到第二天中午才下班,回到宿舍沖了個澡。真是忙碌的一天。

進過隔離病房的醫生,是不能回家的,要住在醫院。醫院騰出病房作為休息室供我們休息,大前天,醫院全部隔離患者轉移到了之江院區,當天下午,我陪同所有確診病人從慶春院區轉移到之江院區,開始在之江院區繼續“戰斗”。

說實話,這么重大的疫情,我還是第一次接觸,但心里早已經有了準備。2003年SARS時,我還在讀研究生,我的導師周建英教授(浙大一院呼吸內科主任)就親自上一線,進病房救治患者,一直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所以這次奔向一線,我義不容辭。

兒子說:“爸爸加油,我等你回家?!?/p>

大年三十,我已經在醫院住了5天。除夕夜,病房里病情較輕的病人們都拿出手機,給自己的愛人、父母、子女、朋友打電話或視頻報平安。

我也似乎有點想家了。結束工作后,我和愛人通了個視頻,和老媽、兒子也說了幾句話。老媽還是有點擔心我,倒是9歲的兒子,在一旁一個勁給我加油,“爸爸,你工作完早點回家,我會想你的?!?/p>

嗯,加油好好干,希望病毒早日被消滅。

昨天,我看到兒子在大年三十寫給我的一封信,我又有點慚愧,覺得虧欠了兒子很多。兒子,等這場仗打贏了,爸爸一定好好陪你。

寫給爸爸的一封信

親愛的爸爸:

您好!今年過年本來大年三十要去溫嶺外婆家吃年夜飯,可是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打亂了這次計劃。

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您沒有回來吃團圓飯。我每天和奶奶躲家里,我真的很想您,可您搬另一個離家很遠的院區,不能回家看我了,我一直覺得很孤獨。

我們能不能補一次團圓飯?能不能補一次年?開開心心地過年?團團圓圓地過一次年?

可是當我想起您是醫生,我感到自豪,爸爸,加油!媽媽,加油!記住,一定在保護自己的情況下保護好自己!

爸媽辛苦了!

愛你的兒子

2020.1.27

穿脫一次防護服需要40分鐘

我們不是孤軍奮戰

我每天的工作,是進隔離病房,對確診病人進行病情觀察,根據病情變化及時制訂診療方案。專家組對病人病情進行討論后,我們來具體執行。同時,還要不斷接收新確診的病人進來。

我們每天的工作是三班倒的,08:00-15:00,15:00-22:00,22:00-08:00,目前有6個組在倒班,有很多黨員醫生加入進來,人員還是相對充足的。再加上有醫院領導和很多經驗豐富的專家坐鎮,我們不是孤軍奮戰。

醫院給我們的后勤保障還是很給力的,早中晚餐都定時送,不管是在休息室還是在病房。最考驗的還是對個人的防護問題,馬虎不得。

因為最近防護服儲備有限,每個人都要盡量省著點用,所以一個醫生進病房能解決的事,包括詢問病情、談話、安慰病人等工作,盡量一個人解決掉。

一般一個醫生進病房要待兩三個小時,為了不上廁所,我們都盡量少喝水,畢竟出來一次,防護服又得重新換一套了。

進入隔離病房,要穿上防護服,戴上面屏,還有帽子和手套。防護服很悶,穿上去往往二三十分鐘就覺得悶,有輕微缺氧的感覺,一個小時里面的手術衣就會濕透了。

穿脫防護服是非常耗時的,像我已經比較熟練了,穿脫一次也還需要40分鐘,特別是脫的過程,要嚴格按照程序,脫得非常緩慢,動作慢,可以讓帶有病毒的飛沫飛濺的機會減少。

現在我們進隔離病房的時間基本上一天一次,一次2個小時左右,因為患者病情相對還不算重,但隨著時間推移,患者從全省轉來了,后面我們的壓力會越來越大,進病房的時間會更長,頻率也會更高,但我們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大多數時間,我們還是在清潔辦公區域,進行醫囑的錄入、影像學、化驗檢查結果的觀察。

除了日常的治療外,作為醫生,更多時候還要擔負起安慰病人的責任。我們病房里的既有20-40歲的相對年輕的患者,也有60歲以上的患者,很多患者往往很擔心很焦慮,不斷按鈴尋求幫助。

他們主訴最多的就是反復描述不舒服的表現,比如,“醫生,我怎么還在咳,我的體溫怎么還沒降下來,我今天拉肚子還沒好,我感覺呼吸有點不舒服……”

事實上,這些不舒服的表現中,有些癥狀確實是疾病帶來的,但有些是人為壓力造成的,我們給他們短期吸氧,不斷安慰他們,有些呼吸困難的癥狀就緩解了。

我們收治的病人,都是有過武漢居住史、旅游史或者和武漢來的人接觸過。他們的癥狀大多是輕中度的,并且病情控制得比較穩定。截至目前,沒有一個患者氣管插管、上ECMO。

這場抗擊疫情的戰斗,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但我相信,通過大家的努力,一定可以打贏這場仗。

向這群“逆行”的英雄致敬

采訪完王杰醫生,是下午2點多,再過半個小時,他又將精神抖擻地走向“戰場”。這個夜班,希望他一切順利,也希望病房里的病人們順順利利。

當王杰走向“戰場”時,他的愛人瞿婷婷醫生,正在另一個“戰場”忙碌。當浙大一院把疫情防控重心從慶春院區轉移到之江院區,瞿婷婷和同事們要做的是,按照院感防護要求,把病房按照隔離病房的標準檢驗,清潔區、半污染區、污染區,精準精確,容不得有一點閃失。

瞿婷婷說,在浙大一院,像他們這樣的醫生夫妻還有很多,疫情面前無小家。她支持自己的先生,由衷地為他感到驕傲,當然,也盼望著先生平安歸來。而作為院感專家,瞿婷婷正和同事一起拼盡全力,為奮斗在抗擊疫情前線的兄弟姐妹們多一份安全的保障。


來源:都市快報    作者:記者 金晶 通訊員 王蕊 朱詩意    編輯:袁法強    
『相關閱讀』
下城要聞  
下城區四套班子領導分赴基 ...
共敘友誼 共謀發展 下城 ...
林炳達副書記開展新春走訪 ...
邵偉華副區長出席建管中心 ...
潮起武林“夜經濟” 點燃 ...
柴世民到區融媒體中心調研 ...
傅麗華副主席走訪慰問中北 ...
區政協副主席潘松萍到天水 ...
陳奕君副省長帶隊赴下城區 ...
市領導于躍敏來下城走訪慰 ...
下城區召開2019年度全 ...
區委常委、統戰部長黃飛走 ...
新聞視頻   專題視頻
精彩圖庫
服務指南
商場旅行社
旅游景點票務訂購
酒店旅館招待所衛生所
醫療機構

聯系電話:0571-28910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2019 ? www.0765492.live

浙新辦[2010]9號 浙ICP備10038252號-1 杭州市下城區融媒體中心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杭州網·下城網

体育彩票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